当前位置:七巧小说网>玄幻魔法>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 既浪漫又残酷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 既浪漫又残酷(1 / 1)

纪元之劫,亦称之为初始之劫。  而伴随着弥天老妪的讲述,所有玄天木下闻言的大夏司吏们,皆开始明白,,这所谓的纪元之劫,有且只有一个作用。  那便是抹杀一切,从寂灭之中,重启一切!  对于任何生灵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残酷至极的劫难,但是站在天地至极的角度,这是天地核心,对自身规则,最好的维护和重塑。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纪元之劫,所针对的目标,其实是那些集整个时代气运的主宰者,针对的是自身轮回规则里所存在的漏洞,而其余的普通生灵,其实就是天地修补漏洞措施的一部分而已。”  下一息,司马安南开口的声音落下之后,原本一直静静思索的雪半城,俊美白皙的脸庞之上,眸子挑起,注视着前方的弥天老妪,年轻的声音传出道:  “弥天老妪,本司吏关注的一点,在于你之前口中所言的生父和死母,这两位特殊的存在,顾名思义,生父带来生机,而死母,则是轮回之中,带来死亡的那一环节,一方开始,一方终结,形成闭环,这很合理,但也是仅仅是看似。”  语毕之后,雪半城猛地的向前踏出一步,随后提高了不少的声音,继续轰然传出:  “自古光与暗不可共存,生死更是相互对立的存在,我很难想象,那所谓的天地太初意志,舍弃自身所构建的基本规则里,会留下如此截然冲突的二方。  “与此同时,在本司吏看来,天地完全劫灭,既然所谓的生父和死母,是唯二能够在纪元杀劫之下留存的存在,但只留一生一死,相互敌对,这同样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漏洞,因为谁也不知道,一旦这生父与死母发生对立大战,整个天地将会如何发展?”  雪半城的这道言语一出,周围司马安南等人,在略微思索过后,眸子同样一变,因为心智超凡的他们,同样想到了雪半城此时所提到的规则漏洞。  随后司马安南点点头,开口附和道:  “半城此言,极为有道理,生与死本就极难共存,因此按照本司丞的理解,同样也不相信作为天地的初始意志,会留下两个相互对立的隐患。  “而且在这对立的局面之下,无数年来,这方天地规则会一直流转如常,且在每一次劫灭之后,都恢复生机!”  司马安南这一道询问声传出之后,整个人跪坐在地上的弥天老妪,身躯猛然一抖,随后张开狰狞恐怖的大嘴,嘶哑的声音,紧接着向外传出:  “错了,有一点你们完全错了。”  话音落下,弥天老妪扬起如骷髅般的双手,声音继续向外传出:  “生与死完全对立,那只是你们的一己之见,而实际上,你们都是错的,因为生父和死母,就是一对恋人!”  此言一出,一声雷霆般的轰鸣,便直接于司马安南等人的脑海之中轰然炸响,随后在前者的脑海之中,掀起滔天巨浪,向外扩散,直接让雪半城等人,眸子不停涨缩,脱口而出道: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可能的事,就连太玄之地之上的凡人,都可以建立如此强悍无比的国度,生父和死母在这无数年里,一直相爱,自然也有着可能。”  弥天老妪的话音落下之后,其面容变得极为肃穆,继续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不仅仅如此,生父对于死母的爱,超越了一切,超越了时间,超越了一个个所谓的纪元,无论天地怎么变迁,这份爱,一直存在,甚至可以理解成,这一份爱,已经成为了轮回规则的一部分。  “同时也是这份爱,才让整个世界在纪元之后,又重新开始,继续沿着这一条核心规则,灭杀所谓漏洞,让整个世界维持运转。”  话音落下,弥天老妪停顿了熟悉,紧接着其抬起了右手,指向了面前的司马安南,紧接着又指向了自己,同时嘶哑的声音,继续传出:  “尔等可知道,你我这些生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说出来也真是可笑,那是因为死母喜欢。  “死母喜欢生灵的滋味,因此生父便为其创造了天地亿万万的生命,这些生命里的无数种族,无数修士,都是不同滋味,可见生父的用心之甚。  “他对死母是何等的宠溺,几乎可以满足前者的一切要求,哪怕在纪元破灭之后,面对重头开始的寂灭世界,依旧没有任何的怨言,一次又一次为整个天地增添生机,增添生命,来重新取悦死母。”  说完之后,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弥天老妪握紧自己的拳头,对着自己重重的一指,高昂的声音继续滚滚而出:  “你我,说白了都是生父为了取悦而送给死母的礼物,可悲的是,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的特别的,独一无二的!”  这一声高吼,在玄天木之下来回缭绕,让一位位得知此事真相的大夏军机处的司吏,以及其余人,齐齐呼吸一滞,脸上也直接露出了浓浓的不可置信之色。  与此同时,这些在整个大夏都智慧不凡的司吏们,浑身上下的汗毛,不自觉的完全竖起,紧接着头皮发麻,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诚然,任何人若是得知,自己的存在,只是取悦他人,并且注定毁灭的礼物,皆会感觉毛骨悚然和难以置信,而哪怕是如司马安南这般自信之人,都皆感觉到了眼前一阵恍惚。  军机处曾闭门进行大推演,凭借的是曾经八大大罗之一的雪女以及一些上古仙庭之中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但是哪怕是那些仙庭之中的存在,也并不知晓这方天地的根本规则。  所以此时弥天老妪口中传出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大推演的内容,哪怕是此时端坐在御桌之后的赵御,都露出了带着震惊的思索之色。  随后变得寂静的玄天木之下,逐渐回过神来的司马安南,缓缓吐出一口气,喃喃吐出一句:  “这个世界的根本规则,还真是他娘的既浪漫又残酷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